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客服中心

论文发表
 
客服QQ:4698612

客服微信:4698612
24小时服务电话:17704251869

最新投稿

黎簇
投稿:
《绿色环保建材》
2018-8-11 11:19:21
无邪
投稿:
《长江丛刊》
2018-7-21 9:31:50
王凯旋
投稿:
《文学教育》
2018-7-20 10:1:32
jj
投稿:
《文学教育》
2018-7-20 9:54:2
姓名
投稿:
《文学教育》
2018-7-13 16:48:52
ffff
投稿:
《文学教育》
2018-7-13 15:41:40
姓名
投稿:
《文学教育》
2018-7-13 15:39:32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大全 > 文学论文 >

论当代民众幻想与民俗学的联系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9-03 15:15  点击:

摘    要:
幻想是当代民众的一种独特且普遍的思维方式, 是虚实相结合的具有叙事性的遐想产物, 这一过程能让民众得到心理的慰藉。幻想与民俗的联系在于两者都体现在对“民”的关注, 研究对象离不开人。而传统的民俗学研究在相关概念和理论框架下, 研究者的研究对象体现为外化可感的民俗事象, 几乎很少关注到隐性的难以外化的幻想。以民俗学视角对幻想进行分析、界定, 说明当代民众幻想可以成为民俗学学科关注对象的原因, 并就幻想与民俗的联系、显性民俗与隐性民俗的划分等进行初步探讨。
关键词:
幻想;民俗学;民间文学;民间信仰;隐性;显性;
作者简介:罗夏梓平 (1987-) , 男, 土家族, 四川成都人, 硕士, 主要从事民俗文化与现代化研究.
收稿日期:2018-03-06
An Explor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ntemporary People's Fantasy and Folklore
LUO Xiaziping
Foreign Languages Department, Sichuan Tourism University
Abstract:
Fantasy is a unique and universal way of thinking that the people in contemporary society have, and it is a product of narrative reverie combining virtualization with reality, the process of which can let people get psychological comfor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fantasy and folklore is that both of them give expression to the " people", and the research object of them cannot be done without the people. However, under the framework of the relevant concept and theory of the traditional folklore research, the researchers' study target exemplifies on the external sense of folklore rather than focusing any attention on the recessive and non-external illusions. This paper, by making the analysis and defini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folklore, illustrates that contemporary people' s fantasy can form a source of concern of the folklore, and also makes a preliminary discussion on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the fantasy and folklore, and on the classification of dominant folklore and recessive folklore.
Keyword:
fantasy;folklore;folk literature;folk beliefs;recessive;dominant;
Received: 2018-03-06
民俗学所研究的“民”主要指人的思想观念, 而文化离不开观念的外化和行为的呈现。民众思想所形成的这种集体思维模式是形成民俗的前提, 民俗具有文化属性。而当代社会民众普遍存在的幻想思维又与民俗中的“民”有着莫大的关联。
一、民俗学视域下的当代民众幻想
幻想, 《辞海》解释为:“心理学名词。指向未来的特殊想象。由个人愿望或社会需要引起。符合现实生活发展要求的幻想, 能激发人瞻望未来, 克服前进中的困难。反之, 不切实际的幻想, 会成为有害的空想。”[1]2727《辞海》中, 将幻想与人的心理动因相联系, 并以是否能够实现愿望和满足社会需求作为划分幻想的正反两方面。由于现代心理学研究从消极心理学模式向积极心理学模式转换[2], 因此, 心理学对幻想的研究更多地赋予了积极心理学的视角, 并认为幻想是一种积极的心理状态, 是人本能的一种心理适应过程。这一心理特征是将歪曲事实投射到人的自我意识中, 以达到保持心理健康的状态[3]。由此可见, 幻想具有人类自我保护、自我调适的功能。
笔者以民俗学视角来讨论当代民众幻想 (1) , 将采用田野调查方法得出的结果对幻想进行分析。从调查的反馈来看, 97%的人都有幻想。在有幻想的人中, 65%的人在无聊、闲暇、睡前等没事的状态下会幻想, 35%的人会因思想不集中、受到某种刺激或者在即将发生某件事前会幻想。从幻想的内容来看, 88%的人会幻想现实生活中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或者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12%的人天马行空地幻想超能力的故事。可见, 幻想与现实生活密切相关。从幻想内容的传播情况来看, 62%的人不会将自己的幻想分享给别人, 38%的人偶尔会把幻想分享给别人, 但这种分享视情况而定, 且分享对象以亲近、熟悉的人为主。从幻想的结果和获得的收获来看, 62%的人认为幻想过程会得到心理的满足, 并得到一种情绪上的宣泄;27%的人觉得幻想是生活的一部分, 幻想完后会马上回归现实;11%的人会因为幻想感到失落, 究其原因是幻想的内容难以实现。从以上调查结果, 笔者总结出幻想主要具有以下特点:幻想人群的普遍性、幻想时间的不确定性、幻想空间的差异性、幻想内容的现实性、幻想的相对私密性和幻想对自我精神的调适性等。由此可见, 民俗学视野下的幻想与心理学中的幻想都有一个共同的功能, 即对民众身心的调节作用。
根据田野调查的结果, 笔者将当代民众幻想分为两种类型:现实生活型和虚拟夸张型。现实生活型幻想是最为主要的一种幻想形式, 其内容来源于民众的日常生活, 可以是开心的事 (例如:幻想跟老公一起坐在城堡里吃早餐) , 也可以是恐惧的事 (例如:幻想走夜路时身后有个鬼突然抱住自己) ;可以是对已有事件在思维中的延续 (例如:由一场幸免的车祸, 引发如果当时发生了车祸是怎样的场景) , 也可以是对未来事件在脑子里的提前演绎 (例如:幻想考上研究生后的美好生活) ;可以是发生在自己生活事件的幻想 (例如:幻想与喜欢的人结婚了) , 也可以是自己在其他场景与其他人、事、物相杂糅的幻想 (例如:幻想自己成为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后该如何去发展剧情) 等。总之, 现实生活型幻想内容丰富, 不受时空限制, 也不受个体情绪好坏的影响。现实生活型幻想的特点为:幻想内容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刺激, 并将之与个体思维的虚构相结合, 形成一种现实与虚幻相结合的前因后果的完整或片段式的叙事故事。现实生活型幻想具有一定的生活指引性, 是民众自我意识在头脑中的表现。有些幻想成为幻想者努力的动力, 在日后可能将幻想实现。
虚拟夸张型幻想会因幻想者受到某种刺激而引发故事情节的加工, 幻想内容往往涉及神奇的事件、超能力的人等常人不能做到的事, 这种幻想不具有现实性, 也不可能将幻想实现。比如, 看了一部奇幻或科幻的影视剧, 就幻想自己成为影视剧里一个有魔法的角色, 并与怪兽打斗。
二、当代民众幻想与民间文学的联系和区别
什么是民间文学?钟敬文认为:“民间文学是劳动人民的口头创作, 它在广大人民群众当中流传, 主要反映人民大众的生活和思想感情, 表现他们的审美观念和艺术情趣, 具有自己的艺术特色。”[4]1钟敬文将民间文学看作是由劳动人民创造的一种文学形式, 对民间文学产生的社会空间做了明确的限定。对于“民间”, 万建中认为, “一是生活于底层社会空间的民众, 二是民众的生活领域及精神世界”[5]25。这与钟敬文对民间的限定大同小异。
(一) 当代民众幻想与民间文学的联系
1. 两者都具有现实生活性
当代民众幻想和民间文学都是基于现实生活而创作的, 是根据情感诉求对现实生活的再加工, 与所生活的社会空间密不可分。因此, 当代民众幻想和民间文学都有现实生活性。
2. 两者都具有叙事性
民间文学中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都属于叙事型文学作品, 这些体裁都有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当代民众幻想是在头脑中结合现实事件对其进行虚构、再加工的产物, 其内容也以故事情节的形式展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故事情节本身就具有叙事性质。
3. 两者都具有类型化特征
民间文学结构相对定型, 根据不同的体裁和内容, 呈现类型化的特征, 比如:天鹅处女型故事 (《孔雀公主》) 、祖婚型故事 (《伏羲与女娲》) 、识宝取宝型故事 (《聚宝盆》) 等。当代民众幻想的内容是以现实为基础的再加工, 由于每个人所受外界刺激和自身心理需求的不同, 其幻想内容 (故事) 就有区别。从对当代民众幻想进行调查的结果来看, 出现了求财型幻想 (27%的人幻想中彩票) 、超能力型幻想 (12%的人幻想有超过常人的能力) 等。
4. 两者都具有娱乐性
民间文学的娱乐性主要体现在通过讲述故事、笑话或猜谜、唱山歌等形式缓解疲劳、放松精神, 从而达到一种满足感。民间文学的娱乐性具有两个维度:第一, 讲述者的自娱性;第二, 听者的他娱性。当代民众幻想的娱乐性主要是通过在头脑中形成的幻想情节达到心理的平衡, 在这个过程中, 幻想者自己身心能得到愉悦和满足。不过, 当代民众幻想以自娱为主。
(二) 当代民众幻想与民间文学的区别
1. 创作方式的不同
从创作方式来看, 民间文学是集体创作的产物。许多民间文学的产生都是基于农耕文明时期民众的集体生产和生活。那么, 这种集体性就带有整合性。当代社会, 人们的共同诉求弱化了, 在不同的社会结构下, 民众的生产方式多样化了, 人们可以从固定的“集体”脱离出来, 重新进入到新的“集体”中。从这个层面上来说, 当代民众幻想很难形成有效的集体创作。因此, 当代民众幻想创作趋于个人, 许多幻想内容比较私人化, 没有了集体性, 且只限于个人享用和与他人之间的交流。而民间文学则不同, 它是广大民众集体创作、集体享用、集体传承的一种文学形式。
2.“民间”概念的不同
民间文学创作强调的是“民间性”。从当代民众幻想的特点来看, 其在创作对象上却没有这种特定的空间限制, 甚至还弱化了“民间”的概念, 幻想者不受身份、阶级、阶层、社会环境等的限制, 只要是人, 都可能形成自己的幻想内容 (故事) 。在当代社会背景下, 民间文化“国家化”的趋势, 使民间文学不仅仅局限在民间这一空间范围内。比如: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格萨尔》, 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形式使其“国家化”了。如今, 无论是哪一阶层或者是哪一社会群体的人, 都生活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之中, 人、社会、文化三者交织、融合的速度加快。当代社会城市化的快速推进, 加之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蓬勃发展, 传统农耕思维下的民俗文化或消失或以不同的形式在国家制度的影响下融入当代社会文化结构。这些变化都使民众视野更为开阔, 思维方式也变得多样化了。
3. 幻想内容实现情况的不同
民间文学中的幻想成分是其创作的题材之一, 民间故事将神奇的幻想成分 (神魔鬼怪等超自然形象、奇异的变化、神奇的境界、各种宝物等) 同现实生活交织在一起, 反映主人公生活境遇由匮乏到满足的变化, 或表现其冒险经历与奇遇等[6]247。可见, 民间文学中的幻想主要用以满足民众的心理需求, 让民众获得心理平衡, 这些幻想故事往往是不能实现的。而民众幻想, 虽然也存在超越自己能力的虚构和神奇幻想的成分, 但大部分幻想更贴近民众的现实生活。当代民众的这些幻想不仅能让自己得到暂时的心理满足, 而且还能形成一种动力, 一部分幻想内容可以通过幻想者的努力, 得以实现。从某种程度上说幻想还具有人生规划的功能。
三、当代民众幻想与民间信仰的联系和区别
钟敬文认为:“民间信仰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 在民众中自发产生的一套神灵崇拜观念、行为习惯和相应的仪式制度。”[6]187历史的发展是一个动态过程, 因此, 民众的信仰会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生变化。观念是民众对客观世界的认识, 行为习惯和仪式制度则是民众认知的行为结果。在农业文明时期, 民俗的产生往往与民众的生存繁衍密不可分。由于当时科学生产技术落后及民众对大自然认识的不足, 导致民众在与自然博弈中更多地采取顺应的方式。正因为如此, 古代中国产生了很多与农耕思维相关的信仰, 比如:二月二龙抬头。
(一) 当代民众幻想与民间信仰的联系
1. 内容的相似性
当代民众幻想具有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的特点。根据《城市化背景下的乡镇庙会文化重塑研究》对“虫王节”庙会民众祈求内容的田野调查来看, 在122名被调查者中, 有82%的人祈求平安、健康、发财, 民众更多地将当代日常生活中的现实需求作为自己的祈求内容。而产生于农耕文明时期的庙会, 祈求庄稼丰收的民众仅有3%[7]。根据笔者对当代民众幻想调查的结果来看, 有27%的人都曾幻想自己能够中彩票及中彩票后的高兴情景。可见, 当代社会语境下的民间信仰内容 (求财) 和当代民众幻想内容 (中彩票) 有相似之处, 但在表达方式上, 前者是通过仪式活动这种显性的形式表达内在的诉求, 从而让民众求得心理的慰藉, 而后者没有外在的仪式活动, 是以一种隐性的思维方式在头脑中的想象, 从而达到某种心理平衡。
2. 都具有功利性
民众自古有“实用理性”的思想观念。“实用理性正是这种‘经验合理性’的哲学概括。中国哲学和文化特征之一, 是不承认先验理性, 不把理性摆在最高位置。理性只是工具, ‘实用理性’以服务人类生存为最终目的, 它不但没有超越性, 而且不脱离经验和历史”[8]285。民众日常生活所关注的是现实生活中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东西。简单说来, 就是一种功利主义。民间信仰带有很强的功利性。民众以求平安、健康、钱财等为主, 这些祈求内容与民众的生存繁衍, 即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当代民众的一部分幻想, 具有人生规划的功能, 民众因为想达到某个目的而去幻想, 这与民间信仰中民众祈求神灵保佑自己达到某种目的的心理动因是一致的。
(二) 当代民众幻想与民间信仰的区别
1. 知识的扩布方式不同
知识是人类对物质世界以及精神世界探索的结果总和。民间信仰的生成是基于民众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总结和想象, 也可以说, 民间信仰是广大民众集体智慧的结晶。民间信仰成为传统社会广大民众日常生活领域必须掌握的文化知识。其知识的学习是行为示范和心理感知。比如, 在庙会活动中出现不同年龄层的人, 大人在烧香跪拜的同时, 小孩会在一旁模仿。模仿体现了民间信仰知识的扩布, 民间信仰具有传承性。当代民众幻想的知识性体现在个人在社会实践中的探索, 是在头脑中加工形成的一种想象。从扩布的方式来看, 当代民众的幻想缺少集体性的认识、总结和想象空间, 其扩布方式仅限于同少数人的分享, 也不具有传承性。
2. 身体在场性的不同
人们在共同体中的面对面互动是以身体在场为基础的, 身体是人际互动的重要媒介, 身体及其属性会深刻影响人们的互动方式和效果, 所以, 身体是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共同体形成和运行过程中一种基础性的、富有活力的要素, 身体的属性和意义会影响共同体的形成和运行,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共同体具有身体性[9]。民间信仰的身体在场性表现在民众通过人际的互动, 从而完成对日常生活信仰体系的建构任务。比如在庙会活动中, 以亲朋为单位的共同体在进行信仰仪式前相互协作完成对献祭物品的摆放、共同完成仪式的过程、仪式结束后的分食祭品, 等等, 体现了共同体成员身体在场的默契互动, 也是日常生活中共同体身体在场的人际情感交流的经验总结。当代民众幻想的身体在场性表现在个体与客观世界的互动, 是个体在日常生活中对客观世界的反映。与民间信仰的身体在场性相比, 当代民众的幻想缺少面对面的身体互动, 属于个体意义的存在。
四、民俗学研究中的当代民众幻想
钟敬文认为, 民俗“即民间风俗, 指一个国家或民族中广大民众所创造、使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6]1。可见, 生活文化是伴随人一生的过程。陶立璠则认为, “民俗是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靠口头和行为传承的文化模式”[10]3。陶立璠强调民俗是一种模式, 这种模式以人为载体呈现。林继富认为:“民俗是民众创造、享用的生活文化和传承的文化传统。它通过用行为模仿和口头演述等方式得以延续, 是具有民间公共知识的特殊属性和地方文化身份的独特功能的民间知识。”[11]22从以上三种对民俗学的解释可以发现, 学界把民俗学作为一种文化来研究, 这类文化往往是外显可感的, 是伴随人一生的一种文化生活和文化知识。
(一) 民俗学视域下当代民众幻想的生活性
民俗的生活化样态以解决人类的生存和繁衍两大问题。因此, “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 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12]200。从这个层面来说, “吃、喝、住、穿”是人类得以生存的基础, 是人类生活的表现。如, 四川菜以麻辣为主, 产生这样饮食民俗特点的原因在于当地湿气重, 麻辣的香料可以除湿;青藏高原的藏族喜欢喝烈酒, 这种酒有驱寒的功效;南方干栏式建筑有防潮、防蛇虫、防野兽等功能;云南哈尼族服饰上的图纹, 记录了哈尼族的历史迁徙过程等。可见, 这些生活化的人类社会伴随的是民俗文化的产生、发展和传承, 其不仅表现为一种文化形态, 更重要的是呈现出人与客观世界所形成的日常生活逻辑, 这正是民俗形成的关键。
当代民众幻想主要表现在日常生活中的价值转换和所要解决的问题。从日常生活中的价值转换来看, 虽然当代民众幻想是一种自说自话的封闭体系, 但是, 这种封闭性和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感发生互动后才能形成幻想。它所体现的价值在于对客观世界做出的心理反应。这种反应是外界给予的刺激, 主要表现在民众的心理诉求, 以达到保持心理平衡的目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说, 民众幻想的价值转换还可以通过个体的意识转换到日常生活中去, 即通过对未来希望达到的目标进行幻想, 从而激励自己去实现幻想的内容。
从日常生活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来看, 民众的幻想来自实践, 这就使其有了问题意识。民众之所以幻想, 是需要解决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困难, 大部分民众幻想内容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民众幻想缘由往往是现实生活中出现的身份困境。因此, 民众会将身份困境转移为一种想象, 以此达到民众幻想中身份困境的化解。
从民俗的生活性来看, 无论是当代民众的幻想还是现实生活中的“吃、穿、住、行”等生活事象, 都是为解决人类的生存问题而形成的一套日常生活逻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传统民俗学的研究对象是集体创造的文化生活, 具有显性特征。而当代民众幻想是一个私密的场域, 民众通过个人生活化的心理诉求加以创作, 是个人的日常生活逻辑, 具有隐性特征。
(二) 民俗学视域下当代民众幻想的文化性
钟敬文认为, 文化是人类活动及其所得到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综合体, 文化可分为上层文化、中层文化和下层文化, 而民俗属于下层文化范畴[13]3。早在远古时期, 当人类学会了采集火种, 并用之取暖、烤肉, 民俗文化也就随之产生。民俗与生俱来的文化属性表现在民众的日常生活中。人类的幻想作为与客观世界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产物, 自古就存在。人类在幻想的过程中, 因社会环境和社会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 幻想形式和幻想内容也随之发生变化。
民众的幻想作为一种文化现象, 基于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和现在不成完整性的幻想内容, 其文化联系在于二者的“在场性”和“多样性”。“在场性”表现在幻想来源于客观世界的刺激, 从而形成对客观世界的反应。当人们通过幻想而采取某一行为的时候, 那么, 由行为产生的结果在传承的过程中可能成为一种文化符号。比如, 上古神话女娲造人是对人类起源的幻想, 这是人们对天、地和人的认识, 是基于客观世界的幻想, 具有“在场性”。女娲补天、女娲造人的神话流传至今, 是人类幻想发展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符号。而当下, 根据田野调查, 88%的人所幻想的是自己的或者他人的经历, 这一过程是基于客观实践性所形成的幻想内容, 因此, 具有“在场性”。当代民众幻想的文化符号相对隐蔽, 既属于普遍的社会现象, 又属于个人创作的“民间故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当代民众幻想的普遍性是它独有的一种文化符号。
“多样性”表现在对幻想的内容方面。例如, 中国古代神话: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印度神话:宇宙论与梵天;挪威神话:巨人始祖之死创造万物, 等等, 这些神话都是各国古人通过幻想对人类起源的解释。而现在, 民众幻想获得金钱的方式多种多样:有幻想买彩票中大奖的, 有幻想在旅行中意外发现地下宝藏的, 有幻想“天上掉馅饼”的意外之喜, 等等。这些幻想内容虽然不一样, 但所诉求的目的是一样的, 即:渴望通过一种捷径获得大量的钱财。总之, 无论在哪种社会环境中, 引发民众幻想, 从而成为一种文化符号都离不开客观世界和人类的实践活动。
民俗即是民间文化知识, 是民众长期生活经验的总结, 是适应特定环境和特定区域的有效知识体系。人作为民间知识的载体, 其行为的知识和精神的知识, 都能体现民间知识对个体的行为和构建社会体系的意义。知识并不以被动的方式被感知, 而是由认知主体积极建构而成;认知的功能在于适应并服务于经验世界的组织, 而不是本体论实在的发现[14]。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当代民众幻想具有认知的功能, 人们运用知觉、想象、命题在头脑中对客观世界进行加工、叙述, 是长期生活工作经验的反应, 并服务于人的精神世界, 构成了特殊的知识体系。
从当代民众幻想的功能上来说, 其知识体系对个人的心理调适起着重要作用:一方面民众的幻想能够从精神上使个人从幻想前的“问题人”中解脱出来, 另一方面又能使个人在幻想中得到某种灵感和规划, 从而达到对未来人生的规划, 形成目标。
当代民众幻想的知识具有个人性、私密性、不易扩散性等特点。当代民众幻想产生的方式具有很强的个体实践性和客观环境的相关性。从这个意义来说, 当代民众幻想具有隐性知识的特点。所谓隐性知识是“以一定环境中具体的身体结构和身体活动为基础, 具有很强的‘具身化’、个体经验性和情景依赖性”[15]。而传统的民间文化知识, 构建的是对特定人群特定环境行之有效的系统, 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和知识的普适性。
参考文献
[1]辞海编辑委员会.辞海[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1.
[2]苗元江, 余嘉元.积极心理学:理念与行动[J].南京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3 (2) :81-87.
[3]任俊, 蔡晓辉.积极幻想研究述评[J].心理科学进展, 2010 (8) :1290-1297.
[4]钟敬文.民间文学概论[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1980.
[5]万建中.民间文学引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6.
[6]钟敬文.民俗学概论[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 2009.
[7]罗夏梓平.城市化背景下的乡镇庙会文化重塑研究[D].昆明:云南民族大学, 2015.
[8]李泽厚.实用理性与乐感文化[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2008.
[9]黄剑.身体性与祛身化:一种关于共同体衰变机制的分析[J].民俗研究, 2018 (1) :25-33.
[10]陶立璠.民俗学[M].北京:学苑出版社, 2003.
[11]林继富.解释民俗学[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
[12]林耀华.民族学通论[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2011.
[13]钟敬文.话说民间文化[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 1990.
[14]吉国秀.知识的转换:从民众的知识到民俗学者的知识[J].民间文化论坛, 2006 (3) :38-42.
[15]王志炜, 罗丹, 李钦曾.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经验与知识生产[J].石河子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7 (4) :107-111.
注释
1 之所以采用“当代民众幻想”这一表述, 是考虑到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等都源于幻想, 而先民的幻想与当代民众幻想是在不同社会环境下的产物, 是有本质区别的.本论文是基于当代社会民众的一种幻想思维与民俗学的对比联系进行讨论.笔者对幻想进行调查, 采取问卷调查的方式, 调查对象职业身份包括: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商人、公司职员、厨师、老师、打工者、学生、无业者等共162人.